您的位置:首页 > 中戏新闻中心 > 党政新闻

见字如面,相约春暖花开时!听听那些身在湖北的中戏人的心声!

微信图片_20200307194347.jpg


3月9日是学院新学期开学的时间,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原因,全体师生在云端集结,准备开启新学期的学习。湖北是这次抗击疫情斗争的重要省份,全院师生的心都时刻牵挂着身处疫区的同学们,而这些中戏人在收到这份关爱后,纷纷向老师和同学们报平安,分享自己真实的生活和学习情况,并将这份爱投入到社区志愿服务、专业学习和与家人温暖相处之中。让我们来听听这些中戏人的心声!

点击链接观看视频。


1.jpg

表演系2017级话剧影视表演班张天玥

我叫张天玥,来自湖北武汉。武汉是疫情爆发的重灾区,战“疫”当前除了勤洗手做好防护,学习的脚步也不能停。我收到了系主任、班主任,以及各个任课老师每天发微信的关心,我真切地感受到,隔离病毒,但不能隔离爱。我也听从了老师们的建议在网络上观看经典的戏剧、电影等等,去拓展表演艺术的学习。我通过观摩罗伯特·德·尼罗、阿尔·帕西诺、梅丽尔·斯特里普等表演艺术家的影片,了解美国“方法派”的表演理念,深入揣摩表演的学习。我也特别高兴有机会到社区做一次贡献,能够在危难的时候帮助我的“家”武汉,我相信在一线人员以及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,疫情终将消散。等到花开的时候,我们又将一起回到常青藤下书写“求真”“创造”“致美”的戏剧理想。

 

2.jpg

舞台美术系2018级演艺影像设计班张杰灵

我叫张杰灵,来自湖北宜昌。即将开学,但因为疫情的原因,虽不能立刻返校,但也不能停下学习的脚步。我是舞美系的学生,老师在几天前给我们布置了研读剧本做视频设计的任务,我这几天就在家研读剧本,这段时间也一直在网上找视频课程学习板绘,学习英语。疫情当前,我们家人也都互相隔离,我和妈妈住一起,爸爸住在另外的房子里。我已经在家呆了四十多天了,这段时间正是提升自己的好时机,我妈为了督促我学习,也和我一起学英语、听网课、背单词,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有趣经历,以老妈作为榜样,感觉学习的动力也更足了一些。在家的日子我还学会了下厨,自己做了甜点,比如蛋挞和蛋糕,虽然刚开始失败了,但在这个过程中也提高了厨艺,和妈妈分享了成功的喜悦。

虽然我们不在一线,隔离在家,但是生活中也会发生很多感人的小事。我家这边的小区一个月前全部封锁,包括楼道都全部封掉了,我们购买生活物资就只能靠在微信群里订购超市的商品。前几天我们小区收到四十多包爱心蔬菜,要给小区的住户平分。但小区的很多住户都在微信群里表态说他们不收,提议这些蔬菜全部给我们小区的老龄住户,特别是独居的爷爷奶奶们,他们不像我们年轻人会自己在微信群里面订购生活物资,生活又不方便,我们家也立刻附议。虽然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,但也令人感动。这些平时看到了也就点头之交的邻居们,在这种关键时刻显示出了大家的爱心与团结。相信国家,一定会早日战胜疫情!

 

3.jpg

戏剧文学系2017级戏剧史论与批评班张欣颜

我叫张欣颜,来自湖北宜昌。因为疫情的缘故,本打算二月初回京学习日语的我只好取消了行程,安安心心待在家里进行线上学习。每天三个多小时的线上直播课程之后,我会及时整理笔记,复习,背单词,为疫情结束之后恢复面授的课程做好准备。

 因为一些特殊原因,奶奶在老家没有办法回来,做饭的任务就落在了我们一家三口的身上,我在学习之余也会学习一些简单的菜式和甜点,改善一下没有外卖的生活。如果能买到芋头之类的“高级食材”,我一定要给自己做一杯加了芋圆奶茶。

其实不能出门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的无趣,学习、运动,再和朋友们聊聊天,交流各式各样的讯息,从最开始的无所事事到如今的行程满满,我期待着和老师朋友们在学校的再会,相信那一天,很快就会到来。

 

4.jpg

京剧系2019级京剧表演班张立景

长江边,汉水旁,武汉——我从小长到大的地方……

庚子年春,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打破了我们宁静如水的生活,居家隔离成为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主旋律。本该是家人们阖家欢乐的春节变得十分冷清,传统春节的走亲访友简化成了一句微信或是一个电话的问候。本该在春节期间车水马龙的街道变得比平时还空空如也,取而代之的是随处可见的临时卡点,曾几何时,出门都成为了一种奢侈。

1月23日武汉市的封城消息像寒冬里的风刮开了平静生活安宁,一群群医务人员拿着盾牌奋力的去把那道刮开的口堵上,让人们在恐慌中看到曙光。在这个漫长的寒假里,遵守规定的我已经四十天未出过门了,我和家人都响应号召,坚持不出门,不聚集,不串门。每天晨午检2次测体温,并按规定时间向辅导员和班主任报平安。

作为一名京剧系的学生,基本功是不可以放松的,就算是在家条件有限,也要尽可能的练习,还有复习所学过的剧目以及预习下学期将要学习的剧目《春草闯堂》,整理了自学笔记,为下学期的正式学习做好准备工作,有时也会多看一些对自己有帮助的书籍和剧本,写写心得。寒假伊始,我对自己有了新的要求,回到武汉后就开始了英语口语的学习,努力掌握一项新的技能,每天早出晚归,开课一周后因疫情而中断,春节后改为网上学习,于二月十二日完成了本期口语学习,虽然很辛苦,但从学习的效果来说还是很值得的。空余的时间我重新开始练起了书法,书法是我从小的爱好,这段时间正好静下心来,这次练习结合原来习作的基础,从《圣教序》行书入手,想尽力找到原来的书法水准进而有一定的提高,闲暇时刻也会陪长辈聊聊天、晒晒太阳,温馨而舒适。晚上全家一起守在电视机前,看看新闻,了解疫情的最新消息。学校也在各个平台为我们提供学习资料,思想教育和心理疏导,我接到通知后,也观看了顶级专家权威发布的必备防疫、学习、生活指南,疫情防控知识系列宣传,还有电影电视系原创新闻广播剧《那座城,那些人》和师哥师姐们的原创歌曲《良医》《我们的心愿》《相守》也都让我感到非常暖心。我会继续保持对学习的热情,听从学校的安排,响应“停课不停学”的号召,并在不久的将来以饱满的热情去迎接即将到来的新学期。

疫情阻断了我们相聚的来路,但我们的心始终连在一起。作为中戏学子,我一定会坚决服从政府和学校的安排,坚定信念,科学防控,坚持学习,不忘学子初心。我坚信,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,在所有“逆行者”的顽强守护中,全国人民团结一心,我们一定会打赢这场疫情阻击战。

希望四月武汉樱花烂漫时,它不再封城,像往年一样,千千万万人在树下看樱花,樱花在树上看千千万万人。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,因为保护好自己就是在保护世界。相信我们都可以熬过去的,有许多勇敢的人和我们站在一起,武汉加油!中国加油!

 

5.jpg

歌剧系2018级歌剧表演班许博文

我叫许博文,湖北十堰人。2020年的春天,对我们湖北来说,是一个不平凡的春天。城市一片寂静,除了安保、卫生和最基础的物流在运作以外,整座城市就好似睡着了一般,只有夜晚时分楼宇上那一扇扇发光的窗户在提醒我,时间并没有静止。

在被疫情禁足的二十几天中,每当家人提起某某小区又出现了新的病例,或者是谁的爷爷住了院,再或者是谁离开的消息。我都只是静静地听着,家人都很纳闷为什么我好像完全不想理会这些事。其实,身处这样的漩涡之中,谁会置身事外呢?我只是不想把这些事说出来让大家难受罢了。

读书、作业、练声,同时拜疫情所“赐”,我有了更多的时间思考,去想能做点什么。我去小区里当了志愿者,每天在大门口给必须工作而进出的人员量体温,或者是对在小区里逗留时间过长的老年人进行劝退,两天一次,一次六小时。站岗的时候,我的同伴和我聊到他的亲戚家里只有一个姑娘,父母俩都是医院的医生,封城令一下来,他们就从家里奔赴医院,把姑娘留给了他们家照顾,至今那个小姑娘都还不知道爸爸妈妈去干什么了。他好笑又心疼地跟我说:“果果(小孩化名)前两天半夜还哭着要找爸爸妈妈,问我是不是他们不要她了。”医生、警察、快递员还有更多的无名工作者,在这场疫情风暴之中,用尽全力去维护这座城市的正常运转,令我肃然起敬。

因为一次契机,我有幸认识了电影电视系2002级师姐徐婷,在两人的合作下我们创作了一首公益歌曲《良医》,我想,哪怕是简单的歌曲,也能作为自己在这次疫情中为武汉、为湖北、为中国加油鼓劲贡献的一点绵薄之力吧。

这次疫情,有人经历了生离死别,有人以生命作为代价牵起了生命的线,这是一场无声的战斗,我希望这场战斗能够早日画上句点。

 

6.jpg

舞剧系2015级舞剧表演班师萌

这次寒假,我从京返汉已近两月。两个月前,家里上上下下张罗着买年货,翘首期盼着大年三十那晚团聚。家中的微信群,每天叽叽喳喳响个不停。那时的武汉,白日车水马龙,夜间灯火阑珊。

过了两日,家中的微信群里收到一条消息:今年取消年夜饭。是舅舅发来的微信,我看了看,心情有些低落,原来武汉没有看上去的那么乐观啊。舅舅作为市肺科医院的医生,可以说是最早投入救治的那一批医务工作者。当时,看到舅舅穿着防护服对我们比“yeah”的照片,家里人还开玩笑,第一次见舅舅被包裹成这样,和《超能陆战队》里的大白一样。大家七嘴八舌地在群里对舅舅说,一定要注意安全。

可舅舅发完照片就没影了。那段时间街上戴口罩的人依旧不多。其间,我和妈妈去了趟超市,脸被口罩眼镜和帽子捂得严严实实,无数视线在我们脸上逡巡徘徊。回到家,我忍不住吐槽,竟然还有这么多人不戴口罩。妈妈抓着手机,心事重重地答非所问:“你舅舅已经十天没回过家了。”我知道舅舅他们医院已经没几张空床了,可满街不知道还流窜着多少带病毒的患者。我捧起手机,漫无目的地四处提醒武汉的朋友们,一定要戴口罩,能不出门就不要出门。提醒完武汉的朋友,我依旧觉得不安,又将武汉地区以外的朋友们顺着提醒了一遍。

那日当晚,我又看到舅舅接连发来了三条微信:“没非常重要的事情不给我打电话。我在打仗。”“真正的打仗。”“一不小心就是要流血牺牲的。”

1月22日起,武汉人民陷入了人人自危的恐慌之中,机场铁路水运公路一时间全封,眼看着新闻上小幅波动的数字,突然之间成百地往上蹿了起来。舅舅在群里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少,他每日草草回复一句“我平安”,对家人而言胜似天籁。

大年三十晚,按计划应该欢聚一堂的家人,各自散落在武汉三镇的不同角落。一大桌的年夜饭拆成了四小桌,再加一份舅舅的盒饭。过了几天,舅舅告诉我们,他们医院又想方设法增加了几十张床位。他说,能多救一个人是一个人,不然他觉得良心不安。过了几天,舅舅凌晨一点半出现在群里,一边吃泡面一边感叹,前两天那个重症患者今天终于被收进来了,现在心里舒服多了。

过了几天,舅舅自信地对妈妈和小姨说,让你们身边没有床位的朋友和同事来肺科医院门诊,我们根据这段时间的治疗经验,今天把抗病毒药物通知在门诊开始使用。又过了几天,舅舅接受央视采访,87岁的外公说:“两个月没见到我儿子了,下次他再上电视,你们在群里告诉我一声,我在电视上看看他。”前两天,舅舅看到外婆在群里晒出的晚饭,忽然插了一句:“看起来好好吃啊!”外婆笑着说:“等疫情过去了,全家人请你吃饭。”

一场寒潮经过,春雷乍破天际。武汉的天,渐渐要回暖了。舅舅经年空窗的朋友圈,奇迹般地更新了最新的一条:“奋战二十天,无一名小伙伴感染,继续加油,最美好的祝福都献给你们。”我十分激动地给我心目中的新晋偶像,留下了一条极没营养的评论:“我简直为舅舅骄傲哭了”。过了二十多分钟,舅舅抽空回复了我:“等舅舅带着他的职工们凯旋时,一定给舅舅一个大大的拥抱。”疫情期间的眼泪特别不争气,一下又涌了出来,我边哭边笑地回道:“我想给所有人拥抱,永远为医护人员免费演出。”

 

7.jpg

戏剧教育系2016级戏剧教育班聂子帅

我叫聂子帅,来自湖北恩施。作为戏剧教育系今年的毕业生,本该在短暂的寒假休息后,便投入到紧张的未来规划中。然而疫情严峻,在居家隔离的时间内,我仿佛看了一场漫长且残酷的“戏剧”。作为班中唯一一名身处疫区的同学,在疫情初期,我感到些许的焦虑和无措。正当此时,我收到了学院老师们的关心,有温暖的叮嘱、热情的鼓舞,还有理性的分析与建议。这帮我理清了思路,让我开始寻找疫情时期的生活轨道。学习上,导师通过微信的方式细致入微地指导了我毕业论文的写作,我这次论文的题目叫《浅析“绘本剧场模式”在中小学戏剧课堂中的运用及意义》。经过四年专业的学习和两年小学戏剧课堂的实践,不仅让我对戏剧教育产生了新的观念与思索,也让我对孩子们和戏剧教师这份职业产生了不可磨灭的情感。在生活上,班主任督促我们在网络上关注平台就业消息,以及学校公众号每天振奋人心的推送……这些点滴小事都温暖着我的内心。同时,我自己也在网络上进行了一些抗疫诗歌的写作,贡献着自己的绵薄之力。我想,这次疫情是一场人人参演的“戏剧”,每个人都应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努力对抗着这至暗时刻。待场灯亮起之时,我们用鲜花、掌声,还有拥抱在我们深爱的校园里为这场艰难的“戏剧”谢幕。我在湖北,想念中戏。

 

8.jpg

戏剧管理系2018级演出制作专业徐康隽

武汉封城已经有一个多月了,每天在家的心情是很复杂的,想出门,但是客观条件并不允许。多出了许多在家里的时间,每天和爸妈一起做饭吃饭,随后一起看新闻。新闻联播和武汉新闻的时间正好能连得上,晚上七点到八点半,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,期盼每日更新有关于疫情的信息。期盼疫情早日结束,能回归正常的生活。

2月23日,我收到了关于武汉市社区服务志愿者招募的短信,立即就报名了。2月26日我被通知审核通过,有幸成为社区年龄最小的志愿者。工作的内容并不复杂,包括给居民分发爱心菜,值守小区大门等。第一天的任务是给小区中的老人分发爱心菜,听其他志愿者说,这些菜都是社会各界捐助的,已经来了好几批。我们按照10个土豆,3根茄子,1颗包菜,还有些许辣椒和百合组成一套,用塑料袋包好,放在推车上,对照表格分别送往居民家里。让我挺感动的是,我们提倡“无接触配送”,但仍然很多居民都愿意戴好口罩开门对我们说一声感谢,其中一位老奶奶双手合十非常激动:“感谢社区,感谢政府,真的是给我们帮了大忙。”分发完爱心菜后已经是傍晚,由于是第一次出门,爸妈在门口用酒精对我的外套进行全面消毒,也用丰盛的晚餐犒劳了我,我爸说我像英雄回归似的。

除了分发爱心菜,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值守小区大门,测量体温,劝导居民不要随意外出。相比于刚刚封城的时候,居民们对于防疫的工作也更加理解,进出门主动出示相关证件,其中多数都是医生护士等一线人员,第一次在除电视以外的地方看到他们,不少医生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菜,也许是给家人们买回来的。没有了白大褂,没有铺天盖地的新闻,在生活中他们和我们一样,是活生生的人。当然,也有极小部分居民想出小区“溜达溜达”,我们志愿者也是耐心劝导,让他们理解工作,不要随意外出。

以前的我几乎没有这样的志愿者经历,这次在特殊时期有幸能成为社区防疫的志愿者,希望自己能继续做好工作,为抗击疫情尽一份自己的力量,为武汉加油。

 

9.jpg

电影电视系2018级影视制片专业官心怡

我叫官心怡,来自湖北武汉。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正常的生活,一切都被封城令按下了暂停键。眼见着原本繁华热闹的街道变为空无一人的死城,说不恐惧是假的。就和大多数武汉人一样,最开始的那段时间,焦虑恐惧无力,各种渠道消息铺天盖地,志愿者群里的求助信息时刻都在增加,家里逐渐见底的粮食也让我对最基本的生存有了担忧。

所幸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。疫情慢慢得到控制,志愿者越来越多,从最开始的核实求助信息联系物资,到现在社区志愿者帮忙送菜买药,一切都在好转。在这段时间里,中戏的老师和同学一直都给予了我很大的支持和鼓励,辅导员老师每天在群里询问班上湖北地区同学的健康生活情况,专业老师给了我们放假在家的书单和影单,时不时还会询问我们在生活上有没有难处。

封城将近四十天,除了每天日常生活,利用难得在家的时间看一些电影和书籍,写写东西,精神世界的美好足够支撑我们度过这段难熬的战“疫”时光。我相信,中戏学子会共克时艰,相约春暖花开时!

 

面对疫情,我们风雨同舟,心手相印,愿湖北的寒冬早日过去,愿我们不负时光,早日在中戏校园里相会。


版权所有:中央戏剧学院 京ICP备05046911号 文保网安备案1101010001号
www.zhongxi.cn www.chntheatre.edu.cn
东城校区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东棉花胡同39号       邮编:100710
昌平校区地址:北京市昌平区宏福中路4号        邮编:102209
邮箱:zhongxi@zhongxi.cn